湿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湿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用党员的辛苦指数换问题村幸福指数

发布时间:2020-07-13 12:50:26 阅读: 来源:湿巾厂家

和平县直机关党员入户听取群众意见,所有意见必须记录在《服务群众工作手册》上,并给群众签字确认。受访者供图

到了农历腊月二十四(1月24日),和平县彭寨镇水口村的家家户户都在筹备年货,年味已经很浓了。黄培荣已无须再担心赶圩买年货时黄泥路难走,村里已经新修了水泥路;黄育昌还在为身染怪病的大儿子忧心忡忡,但治病的10多万元已经筹集到位。

作为和平县出了名的“问题村”,彭寨镇水口村的矛盾可谓千头万绪,村民的需求也各有不同。2013年6月,和平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三进三服务”主题实践活动,活动要求全县所有机关党员干部倾城而出,到基层、农户中去了解、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

即便有着用党员干部的“辛苦指数”换取基层群众“幸福指数”的决心,但在基层矛盾密集,利益诉求多样的形势下,如何发现并解决农村基层“真”问题,如何避免党员走群众路线沦为形式,这考验着“三进三服务”的制度设计和执行力。

“真”问题暴露

以往收集基层信息的模式是村民—村干部—镇委—县委逐层传递,随着县里、镇里的干部和村民打成一片,问题可以越过村干部直接反映到职能部门,村民的诉求一览无遗

村民黄培荣的问题是,自家所在的赤石自然村离水口村太远,家门口到村委几公里的黄泥路太难走;村民黄育昌的问题是,10来岁的大孩子身染怪病致残,家里的负担越来越重;而在水口村支书黄朝栋眼里,村里眼前最大的问题是使用了几十年的水渠年久失修,“全村人都靠它洗涤、碾米、灌溉,已经严重影响了村民的生活”。

所有村民的问题加起来就是水口村的问题。

2012年,水口村被列为省市备案整顿的问题突出村——该村离彭寨街镇13公里,现有人口976人,群众经济收入以外出务工和家庭种养为主。由于地远路偏,全村经济发展缓慢,加上几年前村委借债修路难以偿还,村道水利等基础设施年久失修,群众意见很大。

2013年6月,和平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三进三服务”主题实践活动,即县领导进镇、党组织书记进村、党员进户,服务基层发展、服务党建、服务群众。这一活动旨在帮助困难群众,要求全县所有机关党员干部“到群众中去”,重建新形势下党和群众的鱼水关系。水口村成为这个活动的试金石。

和平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巫志宏认为,“三进三服务”一开始就从形式上实现了党员对群众“全覆盖”——活动要求全县8600多名机关党员干部挂钩服务全县近10万户群众,每名党员和对应的挂钩群众都已经登记在册,这意味着,平均每名党员“负责”10多户群众。

根据“三进三服务”要求,党员干部将在每月15日、16日的“党员服务日”进村入户走访,相关党员严格完成“报到、入户服务、情况反馈、中心公示、总结”的流程服务,每一环节均有案可循。“现在在村里看到的党员越来越多了。”60多岁的村民黄石右说。

制度如同一道“紧箍咒”,保证了党员和群众的接触率。黄培荣现在已经习惯党员到他家里“家访”,除了每月两天的“党员服务日”,平时也有挂钩干部登门拜访。数据显示,活动开展以来,党员干部累计走访农户18.6万次,一共收集群众意见建议13263条。

这带来的好处是,随着村民反映的问题越来越多,“真”问题逐渐暴露。以往收集基层信息的模式是村民—村干部—镇委—县委逐层传递,随着县里、镇里的干部和村民打成一片,问题可以越过村干部直接反映到职能部门,村民的诉求一览无遗。

和平县县委书记蓝岸认为,由于基层矛盾过于庞杂,信息被各级干部层层过滤的情况难以避免,严重时更有小团体打着群众的旗号谋取私利,而“三进三服务”使干部掌握了群众的意愿,“走进村户使我们从群众那里拿到了第一手信息,避免了传统搜集信息失真率高的问题。”

“销号”的威力

“一级抓一级”管理模式体现了上级对下级的信任,但信任不等同于相信,“三进三服务”是问题导向制,需要通过“销号”环节去监督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一种下抓一级的工作方式

一条损坏的水渠为何迟迟不能修好?在水口村当了15年村支书的黄朝栋有着自己的苦衷:第一,兴修水渠需要一大笔启动资金,水口村此前因修路欠下的债还未还完;第二,水口村一直处于偏远的“三不管”地带,缺乏帮扶单位;第三,村民缺乏凝聚力。

该水渠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一直使用至今,整条水渠长数百公里,水口村一段长3.5公里。水渠是村里重要的劳动设施,不仅洗衣服、灌溉都靠它,村里的碾米加工厂也等着用水力驱动。水渠年久失修,有的地方漏水有的地方塌方,严重影响了劳作和生活。

“三进三服务”开展后,水渠的问题和其他群众意见一起被收集起来。经过分类梳理,修复水渠一项被确定为群众反映最多、亟需尽快解决的焦点矛盾,该工程被“挂号”,由县、镇、村三层逐级督办,挂钩党员动态跟进,不完成不能“销号”。

巫志宏认为,“挂号—销号”是确保群众反映的问题得到解决的一个重要制度设计。“‘挂号’使得‘销号’成了一种责任,如果光‘挂号’不‘销号’,年终考核时相关负责的党员就要被质询,这对干部是一种有力的鞭策。”

更大的威力还在于,“三进三服务”使得矛盾直接呈现在县直职能部门的面前。水口村的挂钩单位为和平县县政办,经多次走访将兴修水渠“挂号”之后,政府办组织多个单位前来帮扶,水利局的介入使得问题慢慢变少。

彭寨镇党委委员梁新春介绍,彭寨镇并非不想解决水口村的水渠问题,只是资金的困难难以解决,“镇里资金有限,水口村只是彭寨镇管理的31个村居中人口不到千人的村,人少加上位置太偏,很多时候都轮不到水口村。‘三进三服务’带来了县里的力量。”

2013年下半年,水渠修复工程启动。修复资金大部分由县水利局提供,另一部分由村民以工代劳筹措。党员多次进村挨家挨户动员,将村民的信心再次凝聚起来。5个月里,水口村家家齐上阵、人人总动员,有人挑土有人砌砖,多年来的“老大难”问题迎刃而解。

蓝岸认为,正常的“一级抓一级”管理模式体现了上级对下级的信任,但信任不等同于相信,“三进三服务”是问题导向制,需要通过“销号”环节去监督问题的解决;尤其在“县官不如现管”的官场氛围下,“三进三服务”提供了一种下抓一级的工作方式,这是为群众解决实事的有力保障。

2014年初,水口村水渠项目完成,村民和挂钩党员一同庆祝。数据显示,“三进三服务”共收集群众意见建议13263条,共为群众办实事1103件。

蓝岸表示,“三进三服务”致力避免落入搜集到了问题却不去解决的窠臼当中。除了“销号”制度,接下来还要组织部门、纪委确定制度,将收集来的问题梳理后交办、跟踪职能部门去解决。“‘三进三服务’不能当问题的‘二传手’,使解决机制流于形式”。

信心之源

以前到村里做些尖锐问题的思想工作时,干部连群众家的门都进不去。现在去的次数多了,群众逐渐认可,党员干部直面尖锐问题的信心已经回来。

“三进三服务”开展以后,水口村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在慢慢解决。

防洪堤围工程、村道硬底化工程、小学校园绿化美化工程以及村委会办公楼修缮工程已全面完成,与此同时,村里新修了文化广场,新架设了路灯,翻新了轮泵,无一不增强了群众对党员干部的信心。

村民黄石右感叹,很久没看到这么多干部进村了,开始以为来一两次就算了,现在一个月来好几次,村民和干部也越来越熟了,关系好得和亲戚差不多。

蓝岸认为,“三进三服务”关键在于为党员干部建立了一个自觉深入群众、为群众解决问题的工作机制,“活动带来的激励是双向的——党员工作做得越顺手,越愿意深入群众;群众越满意,党员地位越提高,工作越容易。”

虽然活动带来的效果显著,但他表示,活动要建立长效机制,持续几年才能看到成效。“这些年来,基层党建做了很多工作,党代表工作室、群众事务党员代办制等等,和平打算将资源整合成一个党建惠农平台,以后直接在这个平台上落实政策,继续开展第二批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在和平县,多数党员心中都有种强烈的危机意识。热水镇一名党员告诉记者,以前到村里做些尖锐问题的思想工作时,群众家的门都进不去,更别说要喝一杯茶。现在去的次数多了,群众也不好意思拒绝你,慢慢的也就能够喝上茶了。

现在,党员干部直面尖锐问题的信心已经回来。热水镇北联村,僵持近十年的黄峰斗水库饮水工程迟迟未能解决,村镇间矛盾激化到曾经一有干部进村,村民就敲锣打鼓提醒的地步。在矛盾化解之后,热水镇北联村230多人在“七一”前夕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这让巫志宏感叹来之不易。“看到党员有能力、能办事,村民就想入党。百姓的认可是我们信心的源泉。”

与此同时,“三进三服务”进一步提高了党在农村的核心地位。在刚刚完成的村、社区“两委”换届选举工作中,县直机关党员在选举期间走村入户,全面掌握选情,和平县顺利完成了“一肩挑”、“交叉任职”和“妇女干部”三个100%的目标任务。

巫志宏表示,通过“三进三服务”,和平县党组织的战斗堡垒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得到进一步发挥,有效推动了教育创强、平安建设、扶贫双到、城乡清洁等中心工作的落实。活动开展以来,全县共为群众筹集资金1085万元,帮扶群众23576人,解决矛盾纠纷1703起,全县信访案件宗数同比下降41.67%,17个乡镇有7个实现“零信访”。

一个细节仍让他感念不已。“以前我们党员进村,可能一杯茶都很难喝到。现在和村民关系好了,村民过节时杀鸡杀狗了都会给干部打电话,叫到家里来吃饭。干部虽然谢绝但私下互相打趣,叫对方‘狗肉干部’,这里有辛酸,也有欣慰!”(记者 陈晨)

忻州定做西装

延安职业装定制

永州制作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