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湿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大代表建议改造传统农业促进农民就业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0 18:39:15 阅读: 来源:湿巾厂家

人大代表建议改造传统农业促进农民就业

全国两会于2009年3月3日在京拉开帷幕,新浪网与中央重点新闻单位和地方主流媒体合作邀请高端人物、代表委员以及专家学者谈两会关注议题,并与网友在线交流。   2009年3月8日18:00,中国广播网与新浪网联合邀请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有“农民代言人”之称的全国人大代表任玉奇做客“2009年全国两会系列访谈”,就三农问题和农民工就业问题与网友在线交流。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尹俊:大家好,我是尹俊,欢迎收看两会系列访谈。今天我们请到两位人大代表,聊一聊大家所关心的话题。首先介绍一下,坐在我旁边这位是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先生,欢迎您。   叶青:大家好。   主持人尹俊:第二位是全国人大代表、被称为农民代言人,最早提出过取消农业税这的任玉奇先生,欢迎您。   任玉奇:网民朋友好。   主持人尹俊:我们今天请到两位,想聊一聊你们的议案,第一个问题,我们来说一下农业税,我们知道现在农业税已经取消了,取消农业税之后,不知道两位经过农村调研,了解到最直观的变化是什么?有没有出现一些新的问题或者是新现象?请叶先生先来说。   叶青:农业税的取消有一个过程,基本上2005年整体取消了。但在这之前,代表、委员还有一些政策制定部门做了很多细致的研究,但在这里还是有很多突然的一些因素,比如像2005年我们开会的时候,听温总理读报告,这句话听到的时候,大家都抱以热烈的掌声。大家非常希望农业税能够免。   这几年来应该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农民现在不仅不交税,不交费,而且还要给他补贴。所以,现在钱的流向是倒过来了。所以,农民整体来说,应该非常开心。但是这也不是说所有的问题都一下子解决了,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下去看又发现新的问题,有可能会出现新的一种土地的抛荒,这个原因就不是因为税费重,而是因为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比较高以后,农民一算帐发现还是不合算。所以,现在种地又出现撂荒的现象。老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出现。   主持人尹俊:抛荒的问题待会儿再细谈,说到这儿,您在统计部门工作肯定会有很多数字,拿出来列举一下。取消农业税最早提出来是任代表您提出来的,您最早是什么时候提出来的?   任玉奇:我们是2003年提出来的,已经是很早了。中央一号文件关注三农问题,我们做了三农的调研课题,但我们不是搞农业的,是学管理的。   叶青:听说花了10万块钱调研。   任玉奇:不止。   叶青:自费调研,非常不容易。   任玉奇:第一次中央这么重视,我作为一个人大代表,理应重视,所以我们开始做农村调研。关于农业税的取消,要感激党和国家对农民的关心,这是肯定的。作为代表,我们在几个省调研,先是义务教育法的执行情况,有些家庭为什么孩子上不起学,就是因为要缴农业税,每个家庭都是几百块。统计局的叶局长在,我们国家整个财政收入历年都是呈很大比例的增长。国家发展到这个阶段,有能力免除农业税。   主持人尹俊:说到这儿,其实现在农业税已经免除了,刚才问叶代表的时候,叶代表也说了很多农村的新变化或者是农村的现象,同样的现象我也请教一下任代表,您调研农业税取消之后,现在农村是一个什么样具体的情况?   任玉奇:首先取消农业税,都对农户进行了走访,调研一些农户,国家取消了农业税,精神上对国家感恩,对共产党感恩,确实是欢欣鼓舞,感谢党和国家。   第二,确实是解决了很多负担,农业税600多个亿,直接返回给了农民。   第三,现在新的农民负担又增加了。一个是水电费的增加,在涨价。第二,农具年久失修,家庭投入不起。第三,农产品的市场价与他们生产的成本价差距很大。   主持人尹俊:有数据说话吗?   任玉奇:湖南还算是好的地区,粮食亩产量比较高,按800斤计算,一亩地1200多块钱的收益,每亩成本到多少呢?600块到700块,这是生产资料,就是农药、化肥这一块。如果农民耕种,肯定是亏损的。为什么?因为减去600—700块,正好留下600块的毛收入,还要减去他的劳动力成本,60块钱一个工作日,一亩田是一百多到两百多、三百多。   主持人尹俊:是不是叶代表说的很多农民不愿意种地的原因?   任玉奇:这是理论,导致叶代表说的抛荒问题言重了。主要是亏损,不愿意种田。   主持人尹俊:叶代表您有所了解的一些数据和情况跟我们说一下。   叶青:可能这个趋势还会延续,因为现在大家知道化肥的价格现在是又开始放开了,除了少数几种进口的化肥要控制,化肥开始随行就市,这个我估计到了农民用化肥的时候,如果一遇到什么供给上的问题,可能价格还会上去。从这样的一个情况来看,抛荒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很可能会增加。   主持人尹俊:说到这种现象,我想向两位讨教一下解决的办法,两位也提了议案,可能也会有办法。   任玉奇:我们有一个保护耕地控制抛荒的议案,这里有一条,一个是我们大家比较清楚,农民的种田在亏损。解决种粮亏损以外,更重要的是法律的约束。谈到各级政府抛荒多少,应该承担什么责任。这是第一。第二,我租了10亩地,假如今年只种5亩地,这5亩地的荒,我应该向国家赔偿。国家给我的粮食直补也取消,我这5亩地没种。另外,还应该承担什么?这应该是一个公民的责任,几千年农民种地,抛荒造成浪费,抛荒直接影响国家的粮食安全,我们国家14亿人口吃饭是多大的问题。   主持人尹俊:同样的问题请教一下叶代表,刚才任代表说了他的建议,您觉得解决的方法有哪些好手段?   叶青:现在种田不赚钱,这是一个主要的原因,成本比较高。除了刚才我们说的像化肥的价格要适当控制以外,可能就是农业的基础设施不到位。国家在这个方面也进行了试点,2008年黑龙江、河北、云南三个地方搞“一事一议”、“一补”这个政策,2009年应该尽快推广。因为我们知道农村一些小的工程要通过一事一议,但是农民的负担又要加重了。“两公”都取消了,现在一事一议都还保留。你做了多少事,财政上给你补,今年可能这样一个制度会在全国推广。   主持人尹俊:财政政策也能取得作用。   叶青: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种田连基本的生产条件都没有你让我怎么种,要水的时候没有水,要排涝水排不出去。所以,国家要加大投入。投入的力度还是不够的。我到一些粮食的主产区,估计大概三分之一或者一半的土地有比较好的灌溉条件,这还是主产区,现在还有一半左右的田缺乏基本水利。非粮食主产区,现在还没有列入进行水利大规模投资的一个名单里。所以,这是我觉得第一个方面,一定要把基础设施搞好,农民才有兴趣去种地。   主持人尹俊:基础设施搞好。   叶青:第二方面要分成两类,一个是粮食的主产区,农民一般是愿意种地的,因为地比较好、比较肥,种起来也比较轻松。我也看了几个地方,比方说像湖北的江汉平原,像洪湖这些地方地比较好,鱼米之乡,愿意种地,因为收益比较好。这些地方现在农民的做法是搞生产合作社,比较有能力的人带头把周围几十家甚至上百家组织起来规模经营,很多事情我们一起做,比如要锄草、除虫,大家一起来,有那么几个农业技术比较高的带动一下。这是在粮食主产区会有这样的一种形式,我看到在建利已经出现这种情况。另外在非粮食主产区,地比较差,又不愿意种,很有可能会抛荒。因为这种地方往往是工业比较发达,工厂比较多。像湖北有一个大冶市,大冶市经济实力比较强,地不太好,都是丘陵,坚持让他种地,他就不愿意种,他就到当地的工厂或者是出去打工。这样的地方往往出现一些种田能手,他们就来包。比如湖北有一个农民叫侯杰安(音),他去年就种了2.3万亩,把农民的地都包下来,现在号称是全国种田能手,他今年准备种3万亩,就是分了几类,比如山地作为林业用地,可能一亩一年就100多块,比较差。如果种蔬菜的地,大概就是200多块,种水稻的地一年可能多一点。他跟整村签定合同,他们也愿意他来承包地,有的一签合同3年、5年都可以,所以面积就很大。他就可以走上机械化的道路。   主持人尹俊:产业化从事农业,已经不是以家庭为单位的方式了。刚才听叶代表说了一点,在洪湖这样一些土地比较富庶的地区,农民建立一些合作社,这个合作社是干吗的呢?是搞一些粮食的深加工。其实任代表一直在提倡粮食的深加工或者是农副产品的物流化,好像生产出来的农产品其实可以在当地做一些更多层次的开发,而不是简单的种地。   任玉奇:我是这么考虑的,总理的报告千方百计增加农民的收入,实际上增加农民收入种田是一方面,前年提出了新农村建设,新农村建设真正的内涵是什么呢?改造传统农业。现在的农业90%几还是种粮,种农副产品,怎么样把加工这一块做起来?一个是把农副产品的质量做起来,米价高的一公斤能高出1、2 块钱,就是种精品粮食。农副产品加工有很大的前景,是最大的市场。我们国家农副产品加工还是非常滞后的,按照西方发达国家来比例,农副产品我们的加工比例太少。我觉得走农副产品加工的路将增加农民的收入。   第二,走农副产品物流化的路、商贸化的路,把商业和物流、加工连在一起,把产业链就做长了。   主持人尹俊:物流化。   任玉奇:原来种粮食就是吃粮食,这是很粗放的,应该做加工甚至生产食品,全面进行物流化,进入市场流通。   主持人尹俊:让它进入市场。   任玉奇:第一,既能提高本身种粮的效益,粮价成倍地提高。第二,解决了一部分就业,就业很难,不种田,2000万农民怎么办?如果有食品加工工厂和物流的话,将带动就业。   主持人尹俊:您的意思是鼓励农民创业。   任玉奇:农民创业就业解决了,收入解决了,还搞活了整个9亿农民的大农村。

主持人尹俊:农民创业有什么支持吗?请教一下叶代表。   叶青:我们说一千道一万,在县城或者是县域经济里,你什么工业都可以没有,但是不能没有农产品加工业,因为县城直接对着乡镇,乡镇就是农民很集中的地方,主要的任务就是生产农产品。河南的经验值得借鉴,河南省委领导说了一句话,要用发展工业的理念去发展农业。农民种粮不是简单的种粮,而是给工厂提供原料。   我在三年前刚刚政府提出新农村建设,我们就去考察过南街村,南街村不管有什么其它问题,但是有一点是对的,就是围绕着农产品来延长它的产业链。它的故事其实很简单,因为他们都是种小麦的,小麦打下来很简单,有面粉厂,所以他们办的第一个厂就是面粉厂。有了面粉厂需要有车,所以它有运输队,因为要运进运出。有了面粉,有了运输队,就做面条,所以就有面条厂。有了面条厂,日本做方便面,它就开始做方便面。有了方便面,里边要有花椒,他就号召周围的农民在田间地头种花椒,香料问题也就是了。方便面外头要有塑料袋,要包装,包装上面有油墨,就有了油墨印刷。所以,河南《大河报》就是放到那个村里印的。   方便面的问题解决了,他又开始研究啤酒,啤酒跟这个也差不多,就开始有啤酒厂,所以南街村啤酒。农产品加工上去了,食品工业上去了,赚了钱就开始搞旅游业。   任玉奇:把产业链拉长了。   叶青:很多人去南街村参观。看什么呢?看工厂太简单了,又在温室里边种一些热带的花草、树,整个旅游链又形成了。这个思路是非常清晰的。所以,农村如果都有这样一些思路去考虑它的农产品的产业链,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的。   主持人尹俊:接下来一个话题我们关注一下粮食安全,我们发现两位代表其实都提过有关粮食安全方面的议案。任代表提的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粮食安全保障法》。叶代表的议案是粮食品种单一,威胁到国家粮食安全。两位可以分别给我们介绍一下,任代表先说说您的议案。   任玉奇:我这个议案是怎么考虑的呢?首先是从抛荒开始,现在抛荒一部分还是比较严重的,直接影响粮食的产量。   第二,现在国家城市建设、重点建设征地,减少耕地,直接影响粮食产量。   第三,国家的粮食储备,说老实话还是比较担心的。如果像我们这个国家13亿多人口的国家,没有基本的粮食保障,就不能保障粮食的安全。怎么保证粮食的安全?国家还有一系列的措施,首先是耕地保护,上届我就提出《保护耕地法》,人大常委会已经作为立法程序。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城市人也赖以生存土地,必须要保证土地,要保基本的农田,天天都在喊,但是年年国家重点建设和城市建设,以及农村抛荒建设,总量网民朋友可以查一查,一查就知道了,直接影响到粮食安全。   主持人尹俊:看来很危急。   任玉奇:国家对于土地的抛荒和城市建设的征用耕地,国家已经有法律。我议案里面强调法律执行的刚性以及法律执行的细则。像《土地承包法》里面这么写着,两年不种收回来,收回来给谁呢?收回来怎么做惩罚呢?收回来政府怎么安排呢?我认为要保证我们国家的粮食安全,第一,要制定好粮食收购底价有保障,保证农民抛荒问题得解决,有钱赚肯定会种田。有的地方没钱赚,叶局长刚才说了,耕种条件极其差,没法挣钱。   主持人尹俊:您认为提高多少比较合适?   任玉奇:我们认为粮食收购价整个提高10%、20%肯定没关系,提高20%,进口粮食超过我们粮价的50%、60%。总理的报告里也提出要提高粮食的收购价,农民种田不亏,农民种田有钱赚。农民如果想挣钱,种田也一样能挣钱。   第二,国家这个城市科研建设必须要保护耕地,政府要自己来强制保护耕地,每一年国家只能够用多少耕地来进行城市建设。一个小小的州市,300多万人口,那个市2007年有4600多亩耕地,2008年征了1600多亩耕地。所以,要保护耕地,这是第二个源头。   第三,政府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和水利建设,确保耕地。这样一来价格调整了,措施有了,政府在批城市建设的时候,控制耕地的使用。   主持人尹俊:三大源头,说到这儿其实我们发现您的议案更多是从政策的层面或者是从制度的层面给我们支招,保障粮食的安全。而我们发现叶代表的议案是从粮食品种的角度来考虑的。   叶青:我先说一下我今年的建议,我们的杂交水稻实际上是两个类型,一个是野败型,袁隆平先生的成果,红莲型是武汉大学的朱国一院士的研究成果。从目前情况来看,野败型的种植面积非常大。红莲型的杂交水稻主要是在比较干旱的地方、缺水的地方种,所以目前种植面积比较小,只有几千亩,而野败型据说有 2.5亿。   从粮食安全的角度来讲,一个国家粮食的品种可能太单一,万一出现一些基因的变化,可能会有些潜在的风险。所以,我这个建议主要是说国家在支持野败型杂交水稻的同时,也要大力支持红莲型的杂交水稻品种,因为它同样适合一些种植条件不是很好的地区去种植这样的品种。我提这个建议,主要是这样一个问题。   主持人尹俊:红莲型是不是也有一定的优势和好处?   叶青:它抗恶劣条件比较好,它在一些条件差一些的地方也可以生存,往往它就不是作为一个主打的品种。现在国家财力也提高了,对农业的投入也增加了,应该也把这一类的品种进行推广一下。这是我的一个主要的观点。   任代表的建议我是非常赞成的,一定要确保基本的农田,我们说的18亿亩红线。问题在这里,你怎么去保证土地的生产率能够提高,我的观点是宜农则农,宜商则商,宜工则工,宜山则山。今天是休息日,上午我到河北保定的白沟大市场,专门考察了一下,市场周围大概1.1万家个体户,生产各种箱包。现在住在这里的农民,你让他种田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们说他们一般不种,实在要种就请四川、河南的农民来包。这就给我们一个警示,在一些重要的适合做商业的地方,你一定要让他种地也不合适。现在适合农业发展的地方一定要多提供种地的条件,让它更多产出。今年年初一场干旱对我们威胁非常大,有些地方大片小麦的死亡。我很痛心地看到,电视里我们见过,很多浇水的设备还是大水漫灌,丝毫看不到任何现代农业的特色。我们看到喷灌,很美丽的景象,我们只能靠天吃饭。   前一天我听到工商联副主席的一个建议,我也很赞成这一点,他说在中西部其实要建设一大批中小城市,还有底下重要的乡镇,让农民往乡镇和小城市里面去集中,剩下一些人是种田能手,办家庭农场,几百亩甚至上千亩地种。这样大规模农业生产率才能提高,才能大面积使用农业现代技术。因为现在一家一户每个人均一亩多地或者不到一亩,吃饭都不够。还是那句老话,你要让农民富,让农业发展只有一个办法,减少农民,剩下的农民才能种得更好,才能用现代农业的理念去打理现场农场。   主持人尹俊:我们知道任代表还比较关心一个话题就是农民工的就业问题,有关于农民工就业方面的话题,您有没有特别好的高招拿出来跟我们分享一下?   任玉奇:高招谈一上,两会之前,我到湖南的几个劳务市场进行实际调研,以及到农村进入一些家庭进行了调研,他们非常关心返乡农民工这一块的问题。现在农民的培训工作是一个蛮大的困难,体现什么呢?一个是现在农民工重要的是改革开放30年来,农民工叫临时工,或者叫农民,现在新的称呼叫农民工。我认为社会主义下面都是从事城市工作,已经离开了农业生产,不应该叫农民工,这是一个新的劳动大军,除了引导培训以外,应该加强管理。现在很多农民提出来,社保问题,我们在调研过程中间,社保已经谈了几年了,国家制定政策的情况下,社保会流通,我到湖南打工,我到北京来,应该做到人走医疗、养老、社保各种各样的保险能够跟着人口走,因为现在还叫农民工,是因为这块群体相对还是流动的,流动性很大。   主持人尹俊:今年在北京打工,明年可能去了广东。   任玉奇:所以农民工这一块,一个是培训。   主持人尹俊:第一是培训。   任玉奇:现在我们调研的农民工,到劳务市场上看,金融海啸影响了我们国家正常高速发展的态势,一部分人失业了。这部分失业的人,我们了解了都是 40多岁、50多岁,主要是这个群体。这个群体就发现是个问题了,政府这一块的管理应该加强整体素质的提高,要进行素质的培训,这部分人都是做保安、清洁。怎么解决农民工的就业问题?一个是加大培训,现在培训也有困难了,一个是很多农民工不愿意培训,不愿意参加培训,不愿意报名,劳动局的同志跟我说,不愿意报名的主要问题是他到底学什么?政府要做定向培训,跟大型企业一块儿作为行政的要求,来引导农民工进入哪些领域和企业。   第三个问题,现在一般进入企业培训几天,这个可以培训。但是高端行业的培训补贴太少。本身家庭很困难,学费又贵,上了两个工种,一个是点焊工,一个是氧焊工,培训是烧东西,电焊是烧焊条,还有厨师,要炒菜,是消费型的培训,一个人要3到4千块钱。   主持人尹俊:对农民来讲确实很贵。   任玉奇:培训不起,还要3个月到4个月,每个月工资不保,还有500块钱的吃饭钱。培训一个电焊工跟氧焊工,劳动部跟我介绍一个人至少花1万块钱,而国家只补贴1千多、2千多。   主持人尹俊:您的建议是提高补贴。   任玉奇:分工种提高补贴。现在的农业不是工业化、商业化,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农民工的就业问题是无法解决的。   主持人尹俊:我们最后一个话题聊县域经济,县域经济是叶代表提出来的,跟我们说说为什么大力推行县域经济。   叶青:我今年提两个比较大的问题,一个是中央要确立沿江战略,30年前是沿海战略,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成果,所以整个沿海是很厚实的经济带已经形成了。像外资到中国来首先在沿海,10%在中西部。30年后我们能不能再提出沿江发展战略?再用30年时间,长江以及长江的支流,包括湖南的很多地方,把它作为一个发展经济的重要内容。   我提的第二个议案是县域经济,我们首先可以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沿海的经济强强在哪儿?其实就是强在县域经济。每年经济日报都公布一个百强县,85%—90%是集中在沿海。山东去年就有25个,江苏24个,浙江25个。所以,这三大省,在100个县里面就占了75个县,剩下的中西部就少得可怜。   浙江经济很强,底下的县很强,下面的乡镇也很厉害。长期以来他们很关注县域经济的发展。   任玉奇:不光是经济强,是综合实力很强。   叶青:这就给我们一个启发,一个省的经济要做大做强,要注重县域经济。主要的理由有几点:   第一,解决三农问题。如果三农问题仅仅靠现在一条一条地往下补助,只能是输血的功能,没有造血的功能。所以,解决三农问题最根本的一点还是要靠县,要靠乡镇。所以,为什么浙江不存在三农问题,因为工厂遍地,都可以就地地就业。   第二,中小企业要发展也要靠县域经济,大量的县城里应该有很多中小企业。   第三,中国经济的容量要扩大的话,现在总是盯着大城市、中等城市,难度已经很大了。上海经济总量还让它扩张多少?其实有点困难。所以,现在应该把经济总量扩大的这种任务放到中西部的县域经济里面去。这就是我的三点理由。   我的建议很简单,一个就是要从国家层面重视县域经济,要有这么一个战略。我讲一句话,如果我们把县域经济当成30年前的特区来对待,不愁县域经济问题不能解决。所以,战略很重要。第二,要把县域经济的财政体制要调整。所以,现在省管县,财政体制要建立,要完善,这是非常好的。因为过去县是归市里面管,县里有一部分钱还交给市里面。现在县财政直接归省财政管,省财政不用它交什么钱,剩下能留什么钱就留着。所以,省管县壮大了县的财政。这个还不够,还应该县里面的一些企业少缴点税。特别是国家级的贫困县,交的一些税率应该比大城市要低一点。   主持人尹俊:吸引投资。   叶青:而且大的企业到县城里办企业,可以得到很多补助。这种补助比如说固定资产,我盖了厂房,买了设备,里面包含着增值税或者包含着其它的税收,政府能不能退给它。因为这个做法不是我们才想到的,其实美国当时为了开发它的西部,就采取这个办法,大企业到那里投资,固定资产的费用政府可以补贴一点,退点税给你。   所以,从战略的角度,从财政体制的角度,从投资退税的角度,来鼓励我们的企业到县里面去办一些企业。现在企业里面中小企业多了,农民就有工作做了。   主持人尹俊:农业就业就解决了。   叶青:农民吸收到县城、乡镇,所以剩下的农民成为农场主,这就是不远的一个未来了。   主持人尹俊:今天非常高兴,感谢两位代表能够在两会期间做客我们合作的中国广播网。再次感谢大家的收看,再见!   叶青:再见!   任玉奇:谢谢。

微视可以发多长的视频

微盟数字化

番茄来了

卓志数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