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湿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溺死双胞胎脑瘫儿的中国母亲

发布时间:2020-07-13 16:04:01 阅读: 来源:湿巾厂家

六一到,一位脑瘫儿收到书包礼物

慈母韩群凤有两名13岁的脑瘫儿子。但在去年11月20日的深夜,韩群凤给两个孩子吃下安眠药,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把他们放入浴缸……孩子死后,她给他们换上新衣服,自己服下农药自杀。最后,两个儿子死了,她却被救活了。如今等待着她的是法律的制裁,还有那无止境的痛悔。近日,这一起慈母溺死13岁双胞胎脑瘫儿的事件引起关注,近千人联名签字,请求法官轻判这个母亲。(5月17日《广州日报》)

近日,母亲韩群凤溺死13岁双胞胎脑瘫儿的新闻引发了一场法律与人情的大讨论。韩群凤经受了13年的煎熬,又亲手制造了一出人间惨剧,她可以得到宽恕吗?还是该得到杀人者应有的惩罚?在这个人世间,像韩群凤一样的人又是如何生活的呢?也有网友感叹,得脑瘫的小孩是不幸的,但更可怜的是他们的家人。

检察机关起诉称,韩群凤涉嫌故意杀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但她在作案时控制能力明显削弱,属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在韩群凤的丈夫黄某所写的求情书中,黄某回顾了从1996年结婚到1998年生子的生活经历。作为母亲,韩群凤希望通过对两个孩子的照顾,能够让他们生活自理,但13年过去了,孩子一直没有自理能力。孩子的体重一天天增加,韩群凤的经济压力和心理压力越来越重,“她的压力别人是无法想象和理解的”。

韩群凤在口供中也称:“从2010年11月开始,我很害怕出门,很不愿意见到人……我一年比一年老了,力气也比以前差了,心里一直在想不好的事,担心万一我有事,没人照顾他们,万一丈夫累了不理我们怎么办……”

13年来,为了给两个脑瘫儿子治病,这个家庭耗费了近百万元,奔走于各地求医,这位母亲甚至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工作,这对夫妻是不打折扣的“医奴”。他们将全部的收入、时间和精力都用来医治这对脑瘫儿子,承担了一种过于沉重的生存压力,直到再也无法承受这种压力,悲剧就发生了。

有评论写道,虎毒尚且不食子,这位照顾儿子13年的母亲以这样的方式杀死儿子,说明她对生活已经绝望,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才能摆脱绝望和痛苦。如此血淋淋的恶性事件让人不由得拷问医疗制度的缺失。当一个公民、一个家庭,因为患上某种特殊疾病而面临巨大生活压力的时候,政府应该为他们提供哪些帮助,才能让他们不至于陷入绝境,看到生活的希望?

新浪网策划的一项调查显示,85.6%网友对韩群凤的态度是“同情,母亲压力太大,本身也是受害者”。

面对生命的生死选择,或许只有单选题。但,面对生命时的态度,则是多选题。如果改为多选,我相信这组数据会出现别样结果。在“同情”和“质疑”之间,更多的人把票投给了“同情”,因为,在一个家庭悲剧面前,“质疑”是残忍的。更因为,质疑的对象本不该是这位母亲。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我可以理解这位母亲溺死自己孩子的做法,但我绝对不同意她这样的做法。法律可以对她从轻处理,但还是要对这位母亲进行法律上的惩罚。一方面,这位母亲是害怕以后两位孩子没人照顾而杀死他们,另一方面,这位母亲是想帮自己卸下负担、卸下痛苦而杀害孩子,这就是这位母亲自私的一点。母亲给了孩子出生的权利,但是否继续活下去是孩子的权利,母亲这样做剥夺了两个孩子的生存权,用两条人命换来自己的解脱。我可以说一个真实例子,那就是我的奶奶,我二叔两岁的时候摔坏脑袋,从此智商只有两岁,他活了二十八年,我奶奶照顾了他二十八年,我二叔基本上每个晚上都要抽风,冬天一住院就是一两个月,我奶奶可以说二十多年没有一个晚上是安安稳稳地睡过觉的,但她从未想过放弃他,这就是一位母亲应该做的,不管孩子过得怎么样,只要他没打算放弃生命,你就不能去结束他的生命。所以,对这位母亲我只能做到理解,但我做不到各位的同情,她不是一个好母亲。——高欣婷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13年的煎熬,你能感受到这位母亲心中的泪水吗?——李斐

我非常同情这位伟大的妈妈,她能够坚持13年真的很了不起,我想她也是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才出此下策的。当时她肯定也很心痛,不然也不会想到和孩子一起离去。如果换成我,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而作为一个坚持了十几年的母亲,她配得上人们的尊敬。——李特

又是一出医疗导致的人间悲剧,对于这个母亲我们无权去评价她,如果真的不是走投无路,哪个母亲会忍心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面对众多的先天残疾儿童,国家为什么不能推出一系列孕前检查,减少先天性疾病患儿的概率呢?事前防范能够减少患儿本身及整个家庭的痛苦和负担,同时也能够体现一个国家的人性化。——程鹏丽

错误的开始,错误的结束。两个患有先天性脑瘫的双胞胎,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受苦,韩妈妈赋予他们生命,最后又不堪忍受生活的压力结束了他们的生命。长痛不如短痛,像那些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婴儿原本不应来到世上受苦,对家庭也是一种长期的折磨。韩母的做法是在彻底绝望的情况下发生的,相信她自己的内心一定比死更痛苦,有时候绝望比死亡更令人恐怖!——张欢

大同西装定制

锦州定制工服

达州制作工服

三亚设计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