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湿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漂女孩王雨朦移动游戏创业者中的萌主

发布时间:2020-02-11 04:07:27 阅读: 来源:湿巾厂家

八月印象的创始人王雨朦,在创业之初只是一名无经验、无背景、无资金的普通女孩。去年,她的第一款游戏《Oh!Monster!》获得了苹果官方一个月的推荐,累计用户达80万。

《Oh!Monster!》是一款日系iOS游戏,由于画面、动作、音效等各方面追求“萌”之极致,不仅受到很多女性玩家的喜爱,甚至连苹果的工作人员也为它“萌翻”——在韩国榜单上得到了官方一个月的免费推荐。对于iOS开发者来说,能够获得苹果官方推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衡诸“今日之果,昨日之因”这句谚语,这款极萌的游戏正出自于一位“誓将萌进行到底”的80后女性开发者——王雨朦。可是经记者了解后发现,她在创业之初却是一位“三无”制作人——无经验、无背景、无资金。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王雨朦告诉记者,自从毕业之后,她一直从事互联网市场、营销和商务拓展的工作,没有真正进入过游戏行业。创业的念头起于2010年,多年的职场生涯,让她感觉有些厌倦,“自己能做得不止这些吧?”她时常在心中自问。然而,作为一名普通的北漂女孩,现实生活中有太多理由让她犹豫不决。“这期间迷茫过、恐惧过,从未真正下定决心。”

最终促使她下定决心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她看到了实现自己游戏梦的希望。按照王雨朦对自己的描述,她是不折不扣的“果粉”,每代苹果手机都被她收入囊中。在别人眼中,她还是个“想法很多”的游戏迷,以前苦于无法付诸实践,直到2年前机会终于来了。2010年8月,八月印象成立。

“无一例外地被拒绝,没有人愿意做我的Partner……”

此时,适逢苹果的APPStore兴起,她以一种“无知者无畏”的心态踏入了这个对她完全陌生的领域,而她显然低估了面临的困难。“转身踏入移动互联网对我来说是一种跨界,我没有游戏圈的经验和资源。”她说,“其实就是个三无人员。”因此,一开始搭建核心团队时,她就陷入了一个僵局。多年在互联网打拼积累的经验和人脉完全派不上用场,移动游戏又是个刚刚兴起的全新领域,各大公司都在抢这个领域的人才。据王雨朦回忆,那时她发动所有人脉帮忙找人,自己也加入各种技术群寻找,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会不遗余力地争取,相同的话说了无数遍,但是没有一个人觉得她靠谱。“朋友推荐的人,我每个都去拜访过,跟进过,也无一例外地拒绝了我。没人愿意做我的Partner……”

无数次被晃点与碰壁让她彻夜彷徨,那时她几乎崩溃,万般无奈之下也曾借游戏浇愁。“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没有背景,没有资金,没有团队。”但是就这样放弃,更让她惘惘不甘,“这条路是我选的,没有回头路!”她说。她开始自己做产品,自己做策划。几张纸,一把尺子,几支彩色铅笔,画出了产品的原型图。在屡屡被拒绝与不懈的坚持过程中,终于迎来了转机,碰到了她所说的“创业过程中最重要的人”——天使投资人老廖。

转机:特别的投资人老廖

与老廖的第一次会面,就让她感觉有些特别。老廖并没有索要一份商业计划书后就不了了之,也没有因为性别或三无人员就轻视她,而是耐心地听她讲要做什么,怎么做。可当时她连产品都没有,只有一个想法,因此对于这次与老廖的见面,她也没抱什么期望。

她当时在创业日记中写道:“那时的想法很简单,不论有多艰难,不论能不能拿到投资,不论有没有团队,我只是想把事情做成,缺什么就找什么。”她的这股劲儿给老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3个月后,他们再次见面不久,她获得了老廖的天使投资。同时,老廖讲的一番话让她赞赏不已和耳目一新:“你不要听我的,如果什么都听我的,那是我在创业,不是你在创业。”

令老廖惊异的执行力

至于老廖投她的原因,王雨朦当时自己也不清楚。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她讲述了一个细节,老廖在第二次与她见面时吃了一惊。在这3个月内,她找到了几个兼职人员,并且做出了一个简陋的Demo。她的执行力既让老廖惊异,也是她自信的来源。然而,当她把获得投资的消息告知这些兼职人员,需要全职工作时,并没有出现她想象中兴奋、雀跃的场面,每个人在权衡之后,全部默然地选择了退出创业,留在大公司发展,而她经过2周通宵达旦地寻找,又迅速搭建起一只新手团队。

实际上,早在2007年她在搜狐任职期间时,她的执行力就表露无遗。入职之初,她负责的搜狐博客上甚至没有一个广告位,当她一年后离开搜狐时,博客业务已经有了2000万的营收。“那时候博客很火,但是没人知道该怎么赚钱,我其实做的是互动营销。根据博客的产品特性,加强模块的创意和用户主动行为的病毒传播来达到效果”她说。

矛盾体:工作中的完美主义与生活中的随意

在接受采访时,记者看到的是一张洗尽铅华的面孔,略显疲惫,后来得知她又一夜无眠。“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最快乐的事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笑着说。与生活上的随意截然相反,在工作中,她又成了周围人眼中的完美主义者。“无法忍受自己手上做的东西是残次品”她说。在她看来,如果要做一款好玩的游戏,就不能惮于工作量。“前期的困难,我们需要去想怎么解决,而不是这个游戏麻烦,下个游戏也麻烦,那我们做个连连看吧。那样工作量是小了,但是在市场上有什么竞争力呢。”

但另一方面,由于是初创公司,找不到经验丰富的伙伴,找到的2个美术全都没有游戏设计经验:一个刚来北京,平面美术出身;另一个是难以转变的写实风格。因此,王雨朦便成了一个不懂绘画技巧的“主美术”,与这2人一点点磨合。“所有的设定都是我和美术一起完成的,甚至动手修改,带着大家放下画笔,一起塑造人物的性格。”

因为缺少经验和追求效果,她还犯过一次错误。“《Oh!Monster!》用的都是高清图,设定又多,结果游戏文件很大。我压根就忘记了20MB的限制。”据王雨朦解释,海外3G网络传输文件时,有20MB的限制,超出的话就会被要求转到WiFi下载。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某款产品的好坏,而是这个团队”

搭建团队的过程极其艰难,对于她来说没有太多的时间难过或者顾影自怜,或者体谅自己。“必须尽量缩短这个过程所需用的时间,各大公司也在招人,在这个人才稀缺,市场浮躁的状态下,拖得时间越长,越不可能给现有的人建立信心,公司也越可能玩完。”她在创业日志中表现出强烈的危机感。不久之后,她碰到了另一位重要的合伙人——主程序李华明。当时,他正忙于为清华出版社撰写安卓教程,他后来告诉王雨朦之所以愿意加入,是被她的执着与坦诚所感动。

相处愈久,愈令李华明产生一种归属感。在团队成员眼中,她更像是一位易于亲近的大姐姐,这也是人员流失率很低的原因。当她拿到第一笔预付时,一多半都用来发奖金,而不是回收成本。“既然是创业团队,不要搞等级,大家都是平等的。不管多忙多累,我每月也要带着大家出去玩一下,有几个算几个,一次不落。”据王雨朦回忆,有时自己会亲自下厨给大家做饭,最拿手的是麻辣香锅,当她生病的时候,大家也会照顾她。

“真正的管理是看不见的,每个离开公司的人,很大的原因就是不开心。那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开心的工作呢?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某款产品的好坏,而是这个团队。”在面积不大的办公间内,记者看到书架上摆满了每个成员喜爱的漫画书,他们每个人的名片上,还印有一个卡通人物名字,王雨朦解释说,大家平时都会以这些昵称来互相称呼。办公室墙上张贴的一张张照片和地板上一排排睡袋,无不表明他们是一群正在为梦想奋斗的年轻人。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

目前,《Oh!Monster!》已经拥有了80多万用户,英国榜和美国榜曾一度排至前20,在韩国榜甚至得到了苹果一个月的官方推荐,在推出韩文版时,再次得到官方推荐。王雨朦对记者说:“这是第一款真正意义上自己做的游戏,我第一次做制作人、也是我们团队第一次的倾力配合。当她的朋友们看到这款游戏时,都认为从各方面看都不像是一款初创团队的产品。

对于未来的发展,她的目标是通过游戏完成一个在搜狐未实现的梦想:接下来的一款产品是ACT与QTE结合的游戏(按:ACT即动作;QTE即QuickTimeEvent),目前正在开发中。年内还将制作另外2款产品,由于涉及商业机密,她没有进一步透露,不过她表示,新游戏将在今年8月份上线。

深圳工作签证出国

广州注册公司价格

中山注册公司代理公司

广州工作签证要求

深圳工作签证批文

筹划税务中介

广州工作签证流程

相关阅读